大景?小景?

很多人知道我喜歡拍風景,卻問我為什麼不愛拍所謂"大景"。

個人以為自己無法像國家地理雜誌那些上山下海的攝影師,為了某個"大景"付出幾個月或是數年光陰甚至生命,如此深度拍攝後,可能平均拍了2萬張照片卻只獲刊出一張;我也無法像電影麥迪遜之橋的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走遍世界最後真愛只存在他生命裡七天。

與其和那種對有深度的”大景”的付出代價,因此我只愛拍"小景"。"小景"很好,它就在你的生命四周,和你的空氣結合,屬於你宇宙的一份子。

不過說穿了,刻意追求未曾在你生命周圍出現的"大景",其實是個空洞的浪漫與彼岸的想像,它同時也彰顯了一個攝影人對於 "小中見大" 的無能。

FacebookrssyoutubevimeoinstagramfoursquareFacebookrssyoutubevimeoinstagramfoursqua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