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大巴

夜晚的長途大巴,上車的都只有同鄉。這時間在都會算早,在鄉下卻已算晚。

坐定位後不久來了一位穿著些許清涼的女孩示意我隔壁的位置是她的。她坐下後方才聞到一種淡淡的香味。這味道應該不是香水,那會是甚麼呢?或許是一種乳液的味道味吧?只是記憶裡根本沒有這樣在一公尺距離內和異性共同生活的經驗,也只能猜想就算是吧。

想想如果你和一個人長久共同生活,除了得熟悉這樣的味道,還得天天面對這樣的味道或伴著入眠,如果哪天沒有聞到,還可能會覺得哪裡怪。就像那個不知道誰說的,婚姻就像一碟有些難吃卻不得不吃得早飯,哪天沒吃還會不慣。

就在班車快到終點站時,女孩整理行李不小心落了個東西在我身旁。好意幫她拾起時她用甜美的聲音跟我說了句對不起和謝謝。不到一分鐘她拿起了手機打了個電話,用了比男人還低的低八度嗓音和電話那頭說:喂!你可以來接我了。

其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就此吃慣那疊小菜或是那盤大餐;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身邊那個人的聲音從溫柔甜美到低八度的理所當然。

FacebookrssyoutubevimeoinstagramfoursquareFacebookrssyoutubevimeoinstagramfoursquare

發表迴響